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肖安安毛毛《病娇太子别宠我》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病娇太子别宠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冰寒于水

角色:肖安安毛毛

简介:【穿越+双洁+马甲+病娇+爽文】
老天爷,穿越后不给金手指好歹给点记忆吧?
咸鱼搞笑女肖安安穿越后继续过着摆烂人生,却没想到频频掉马甲!
肖安安:拜托,我真的只想当咸鱼!
利用中的沦陷,在猜忌中相爱。
病娇太子真的不好惹!无法抗拒的美强惨!

书评专区

病娇太子别宠我

《病娇太子别宠我》第4章 竟然被陷害了免费阅读

肖安安打开食盒,一盘一盘从里面端出油爆大虾,炖牛肉片,烧鸡,大肘子……顿时垂涎欲滴,可还没等入口,房门又是一阵叩响。肖安安彻底抓狂了,“谁啊,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柳妈妈提着食盒径直走了进来。看着一大桌子醉仙楼的招牌菜和最为名贵的连她平时也不舍得喝的仙人酿,疑惑道:“谁给你送的?”

肖安安大快朵颐,边吃边含糊的说:“不是你让黄鹂给我送的吗?”

柳妈妈眼疾手快拿起了桌上的仙人酿,还不待肖安安抢回去,就猛地喝了一大口。咋舌感慨:“就是这个味儿,她还真是下了血本!”

肖安安看着一大瓶仙人酿入了柳妈妈的肚子,恨恨道:“太过分了!一口都不给我留,我都还没喝过呢!”

柳妈妈打了个酒嗝,脸色通红,“孝敬孝敬我怎么了?”,她胡乱扯了扯衣领,“奇怪,我的酒量向来是千杯不倒,怎么才喝了几口就开始头晕发热……”

柳妈妈面色潮红,瘫倒在了肖安安床上,喃喃道:“我好困,先在你这睡会。”

肖安安骂道:“你困回自己房间睡去,你睡这我睡哪?”,可不论肖安安怎么推她都无济于事,柳妈妈好似晕倒般不省人事。

无奈之下肖安安只能和她挤着睡。可看着柳妈妈庞大的身躯占了整张床的三分之二,肖安安又赶紧打消了和她挤一挤的想法,只得愤怒的摔门而去。

楼里的打手对肖安安还是心存戒备,死死盯着她,生怕她又要跑。肖安安被盯得心里毛毛的,没好气的问了柳妈妈房间的位置,就进房睡觉了。

肖安安实在是太累了,今天一天的时间经历了太多事,好似是过了一年那么久。她来不及落下眼眶里一直打转的思乡的泪水,沾上床便沉沉睡下了。

清晨,楼里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随即越来越嘈杂,人越聚越多,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肖安安在床上翻来覆去,用被子紧紧的捂住了耳朵。可还是被楼下的声响给吵得睡意全无。她快步走向门口,刚要发作,却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怎么办啊,爱豆姑娘可是玉公子指名要的,要是真的被玷污了,玉公子一生气我们的小命可就都不保了!”

“黄鹂姑娘早上去送早餐是亲眼看见爱豆姑娘的房间里有男人,估计这事是板上钉钉的了,我们还是快些逃命吧!”

曼妙女子扑在同伴怀里,害怕的小声啜泣着。可她漂亮的眼睛里掉下的都是幸灾乐祸的泪珠。

呵,本来应该是自己为玉公子献舞唱歌的,本来在台上收获喝彩掌声的也是她!这个爱豆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她一来就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如果不能给玉公子献唱,她就只能被迫去服侍那些恶心肥腻的中年男人,而这一切,都是拜爱豆所赐!

所以她花重金从醉仙楼订了一桌子菜,却将药下在了仙人酿里,那么名贵的酒,她定会一滴不漏的喝下去,到时候即使查起来,饭菜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至于爱豆这个贱女人,竟敢不顾花楼的安危,私自和人厮混,为了保全性命,柳妈妈定会灭了她的口,再找个由头和玉公子交代。到时候为玉公子献唱的机会还是她的!

黄鹂心中冷笑,爱豆啊,我特意为你挑选的男人,不知道你是否喜欢。

可就在她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的时候,肖安安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漂亮的杏仁眼里写满了莫名其妙,“你们说的是我吗?”

黄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顿时心跳如雷,她冲到肖安安面前,不可置信的说:“你怎么在这?”,她转身望向了肖安安房间,“那里面又是谁?”

肖安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实道:“柳妈妈昨晚太困了,就先在我房间里睡下了。”

空气顿时凝固了,众人的吸气声同时响起。

黄鹂顾不得往日苦心经营的娇弱形象,眼神像刀子般死死瞪着肖安安,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

肖安安摸不着头脑,“发生什么事了吗?”

黄鹂却抢先一步往肖安安身上泼脏水,“你这个毒妇!柳妈妈对你这么好,你就是这么回报她的?竟然哄骗柳妈妈睡在你房间,然后找人对她……”

说着,黄鹂声音逐渐哽咽,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你被卖到楼里所以心生怨恨,可你知不知道是因为柳妈妈收留了你,你才不至于被发落成奴隶或是大门户里的侍妾!”

肖安安赶忙解释,“啥呀虽然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不关我事!”

人群中很多嫉妒肖安安的姑娘也纷纷帮腔。

“这白眼狼就应该浸猪笼!”

“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人!”

“柳妈妈都一把年纪了还要受这种屈辱!她简直是太歹毒了!”

人群逐渐沸腾,肖安安看见黄鹂脸上一闪而逝的得意,心中了然。

她大声解释,“不是我!柳妈妈昨天是喝了黄鹂送来的酒觉得头晕,才在我房间睡下的!”

黄鹂一愣,随即又马上恢复了蒲柳之态,她的声音委屈极了,“敢做就要敢当,你给柳妈妈一个交代也就罢了,何必来陷害于我呢?”

人群又是一阵躁动,纷纷谴责肖安安。

肖安安顿时觉得好无力,不论她怎么说都没有人愿意听。大家好像认定了她就是幕后之手,连辩解的机会也不愿给她。她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特别现在还是一群,当然她也可以选择不叫,“啊对对对,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们要给柳妈妈一个交代!绑了她!”

不知道是谁开的头,随即便有几个打手上来要抓住肖安安。他们并不在乎真相是什么,他们必须找一个人来承受柳妈妈醒后的怒火。

“住手!”

就在肖安安被两名打手反扭住时,一道颇具气势和威严的女声从楼下响起。顺着声音望去,来人是一个约莫三四十岁的中年女人,身后跟着一行十来名侍卫,个个腰间佩刀,不怒自威。

打手们一见这阵仗,赶忙放开了肖安安。

肖安安心中激动不已,这一刻终于要来了吗?她就知道,她穿越过来一定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看这来人的穿着打扮,说不定自己还是个公主什么的!

>>>点此阅读《病娇太子别宠我》全文<<<

发表评论